樂知天命,絕不聽天由命

手天使創辦人 黃智堅Vincent

手天使創辦人Vincent在這次訪談中,給我們的感覺是非常坦然且真實的,他了解社會、了解自己,同時也全然的接受自己。問及他這樣樂天知命的生活態度,「同志運動其實灌溉了我很多養分」,Vincent這麼說。

「接受自己,才能夠感受到活著的快樂」

「不要用我們有限的視野,去評判別人的生命跟別人的決定,成人之美,其實可以豐富我們人生的寬度」,問到Vincent對此次大會主題「成人之美」的解讀時,他這麼回答。
29歲那年對於Vincent特別難忘。他終於在那年接受了自己身障的事實,但又發現自己其實喜歡男生。比起以往對於「不完美」的掙扎與抗拒,那年他開始學會「接受自己」。「坦然接受自己的樣貌,我發現其實可以很快樂地活著。」

將身障者及同志身分視為雙重優勢,成立「殘酷兒」回饋社會

「我在同志運動這條路上也認識很多同志朋友,又遇到伴我至今22年的男朋友,我的生命是幸福的。我一直認為同志跟身障身份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雙重優勢,因為我能利用生活經驗、參與同志運動的學習,來為這兩個在社會上需要被正視的族群而努力。」
於是Vincent成立台灣第一個身障同志團體—殘酷兒(酷兒身障者),期盼協助更多類似處境的人。Vincent說,殘酷兒團體當初成立的初衷,是想給身障同志們一個聊天、聚會的地方,「對一個身障同志而言,他的人生要先克服他身體的身障和病痛,才有更多的心力和體力去介入同志的生活及交際圈,所以我一直把殘酷兒視為一個陪伴的團體。」

「對我而言,身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」

Vincent說,「性」是生活中平凡且日常的一小部分,但難道身障者就註定要自動失去對性的需求?「對我而言,身障者的性權就是人權。」《手天使》(性義工)的初衷是想透過幾個男同志,幫重度身障的男同志服務。可是後來覺得這麼美好的一件事,應該要讓所有的身障者都可以享受到。
「這麼多年來,很多異性戀男女開始加入擔任《手天使》性義工或者行政義工,甚至有一個女孩子,跟他男朋友解釋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。站在一個身障者的立場,看到這些義工這麼做的時候,我非常地感動。」

《手天使》服務一生只能申請三次,背後原因飽含深意

「如果今天幫一個重障者從申請一直服務到他人生的終了,是不會成功的」Vincent解釋,他們不會因為這三次的服務就被滿足,當他們有性方面的需求時,就會主動去跟身邊的朋友、父母說明他們需要性,慢慢的把「重障者也需要性」這件事擴大到整個社會,讓政府去重視一個重障者對性的需求。

「樂知天命,絕不聽天由命。」

如果想追求同志平權,應該走出來告訴社會,同志是存在的:「當我們走入生活圈,告訴父母、兄弟姐妹,還有老師、同事,他們會發現原來這麼好的人是同志。最後Vincent想鼓勵大家:「樂知天命,絕不聽天由命。」當你知道你是同志,先接受你自己、愛你自己,才有機會認識周遭的同志朋友。當看到彼此都活得這麼健康快樂,對自己的認同就會越來越高。

讓愛•真實